top of page
Snore problem concept_edited.jpg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與認知功能障礙

邱銘章醫師

憶安神經科診所-JPG1_edited_edited.jpg
© Copyright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是一種相當常見的睡眠障礙,根據調查美國成年男性約15%、女性約5%患有這種疾病。患者在睡眠時間咽喉肌肉放鬆導致上呼吸道變窄造成呼吸氣流部分或完全中斷但呼吸動作仍然持續進行。產生睡眠時的間歇性缺氧、交感神經活性上升、胸內壓增加、睡眠破碎化和睡眠結構破壞的結果。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會伴隨很多健康問題:心血管疾病、代謝症候群(例如,肥胖、糖尿病、高血壓)、心房震顫、腦中風和死亡率增加,甚至因為容易嗜睡導致交通意外或職業傷害增加。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慢性缺氧會導致認知功能障礙,最常受到影響的面向為執行功能、注意力、記憶及學習能力。其中又以執行功能的的障礙最為顯著,執行功能是人類控制認知過程的能力,包括工作記憶、推理、認知彈性、解決問題、計畫和執行。比較具體的說法就是「不同作業間的轉換」、「不相干刺激的抑制」、「及時訊息的更新」、「同時進行的雙重作業」、「優先順序的決策」、「長期記憶的提取」等等。對於從事內容複雜、需快速反應、決策性質工作的人士,執行功能下降是非常有感,甚至會擔心自己是否開始要失智了。

因為睡眠破碎化造成的睡眠剝奪,阻塞性呼吸中止症的患者也很常見到有注意力缺損的問題。除了警醒(vigilance)不足外其他包括持續性注意力、選擇性注意力還有分散性注意力都曾有研究報告會發生缺損。當然在晨間嗜睡的影響下這些缺損會更為顯著。反之,大部分的研究報告都顯示記憶及學習能力的缺損在阻塞性呼吸中止症的患者是比較不嚴重的,而且主要表現的困難是在語言、視覺空間的事件記憶上,一般的工作記憶和程序(操作)記憶則相對不受影響。

除了上述的認知功能缺損外,近幾年的研究認為阻塞性呼吸中止症可能會增加罹患阿茲海默症和其他神經退化性疾患的風險。因為深度睡眠有助於大腦透過膠淋巴系統把包括類澱粉蛋白、濤蛋白等有毒物質和代謝物排出到身體淋巴系統再回到血液中去進行分解與處理。而阻塞性呼吸中止症所造成的睡眠破碎化會大量減少深度睡眠的時間,降低了這種重要保護機制的功能。

簡單來說,阻塞性呼吸中止症就是呼吸氣流中止至少10秒鐘,或者呼吸氣流下降至少30%且維持至少10秒鐘並伴隨血氧飽和度下降。上述呼吸中止(apnea)或通氣不足(hypopnea)的次數合計稱為呼吸中止指數(AHI)。

AHI在≧5且<15為輕度,≧15且<30為中度,≧30為重度呼吸中止症。AHI≧5且有日間嗜睡的情況就合乎阻塞性呼吸中止症侯群。標準的AHI是透過整夜睡眠多項生理檢查來計算,嗜睡的程度可以應用艾普沃斯嗜睡量表(Epworth Sleepiness Scale, ESS 來評估。標準治療是使用持續性正壓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CPAP),來防止呼吸道塌陷維持氣流通暢。

睡眠呼吸中止症的上呼吸道

​正常氣流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氣流受阻

bottom of page